来把枸杞。

圈名枸杞/鳄鱼。

“平淡”才是真/·狗

    

是标题是狗不是:“平淡”才是真狗。


—————————————

    莫关山高中毕业之后就出门打拼了。

    三年之后重回故地用着自己三年来攒下来的小钱钱与手艺开了家小饭馆儿。

    前两天儿见一给莫关山发过来一条信息。

    内容是一条狗的照片儿,当时莫关山看照片觉得这狗还挺讨喜,结果下滑一看下边儿的附文。

    名字:贺日山。可爱吧哈哈哈。

    可爱你X逼。

    当晚红毛就赶了过去并附赠了一顿暴揍。

    这天莫关山正在整理小饭馆中剩余的食材。

    后厨小门儿外边装着剩饭剩菜的垃圾桶哐当哐当的响。

    以为是进了小偷儿但莫关山又转念一想哪有小偷偷剩饭剩菜的啊。

    但保险起见莫关山还是掏了把大铁锅,要真有危险实在不行用铁锅抡一下儿要中了那估计那人也够呛,用铁锅还显得自己娇弱一点。

    菜刀太偏激了到时候警察来了倒还不好解释。

    这么想着莫关山就提着铁锅出去了,结果没见着人儿低头一看瞅见一条冲自己呲牙咧嘴的流浪狗。

    “你偷吃我的剩饭剩菜还反过头来凶老子,你挺能耐啊。”

    莫关山用铁锅边沿儿轻轻怼咕了两下那条流浪狗,流浪狗猛的一个张嘴咬住了锅沿儿。

     那“磅——”的一声儿,狗疼不疼不知道反正莫关山听着牙疼。

     “呦呵,还挺凶。”

     莫关山甩动两下儿锅,想给那只狗甩下去但流浪狗却死死的咬住了锅沿儿没有松口的意思。

    没法儿,就只能丢锅了。

    于是莫关山就给锅丢了转头回了厨房掏了俩鸡蛋兑水蒸了碗儿鸡蛋羹。端着热乎的鸡蛋羹出门一瞧狗果然跑了。

    于是就给那碗鸡蛋羹放在了门边儿又接了小半盆水。就这么回家了。

    到家之后莫关山跟贺天说起这事儿贺天皱紧了眉头将莫关山抱进怀儿里狠狠的亲了一口。

    第二天莫关山去后门儿一看。

    “吃的倒还干净。”

    将盆碗拿进屋里刷刷换上新的食料丢在了之前的地方。

    连续几天食料都被吃了个干净,连续一个星期莫关山才见着这狗子本尊。

    却没想到这就直接跟着到了家门口。

    外面黑,到了家门口才发现这狗的肚子比之前大了一点儿。

    给他抱进屋之后好好洗了个澡儿才发现这不是挺好看的吗。

    当贺天回家之后第一眼便目睹了“狗X莫关山”的现场。

    “这狗肚子怎么那么大,带崽子了?”

    贺天脱下鞋走到莫关山身旁跟着想要摸两下却被凶了回去没摸着儿。

    莫关山乐出了声儿:“应该是,要不这也不能跟我回来。”

    “咱养了吧,等养大了。吃狗肉锅儿。”

    “你想养咱就养,别到时候养出感情来了再下不去手。”说罢便低头亲了口莫关山的眉间。

    半个月后,见一在公司的厕所里收到了一组照片,是一个大狗和两只只小狗崽子。

    照片下面的附文:这我家新入手的屯粮。大狗大名叫贺妞,小狗按照脖链子的颜色分。

    粉的大名莫沫,小名儿见一。

    蓝的大名贺顶鸡,小名见一一。

    见一低头往便池里啐了口吐沫。

    这大名起的真土,小名真酷。

    

“平淡”才是真

    贺天与莫关山正一并瘫在沙发上啃冰棍儿。

    天冷了人就会冒出想吃冰淇淋的想法,但是吃完之后又会全身发冷想要钻进被窝里。

    “给我暖脚。”

    莫关山把舔干净了的木棍儿连带着雪糕外包装一起放到茶桌上,并且将脚放到了贺天的肚子上。

    贺天抬手将莫关山踩在自己肚子上的脚塞到自己的衣服里。

    “今天别再吃了,身体都开始发凉了。”

    贺天双手抓住莫关山的脚踝,凑过去亲了一口他还带着些许奶油味道的唇角。

    “烦死了。”

    莫关山嘴里吐出不耐烦的话语,却张口咬住贺天含着巧克力味的下唇咬磨。

    “我就算吃的再多也不会像你一样凉到肚子最后一直放屁。”

    说完,莫关山主动探舌舔过去。

    最后他们获得了一个巧克力奶油味道的亲亲。

一块三明治的三明治生旅途。

一块三明治的自述。

 

大家好我是三明治,目前公母不明雌雄不知。

 

我的组成成分是两片雪白柔软的面包,少许的蛋黄酱,一个鲜红多汁的番茄片以及一片生菜与两片火腿。

 

我的愿望是能被人完全吃进肚子里,最后获得一个满足的微笑与一句吃后感想。

这个理想远大吧,哼哼!

 

这一天我!终于踏入了厚重的运输车厢里的大纸盒箱子里!

我!终于能实现我的梦想!成为一个此生圆满的三明治了!

 

经过前面几个三明治的英勇献身,我终于排到了前面,我默默期待着我接下来的经历,甚至脑中早已布满了未来的规划图。

 

就在我即将为我的臆想加上一个完美的句号的时候!一个红发少年步入了我的眼前。

 

他那一头俊俏的红发,轮廓分明的脸庞,精干的腰身。细长的双腿无一不吸引着我的注意。

我期待着能被他选中,帮助我完成梦想。

 

也许是我满满的期望又或者是直勾勾的盯着他得到了他的注意。他将我抓起。瞅了瞅我胸前的标签将我提走。

 

我感觉这一刻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刻!在他将我提走并且撕开了的包装。

 

立刻我便露出我洁净无瑕的躯体。用尽了我浑身的力气散发出香味引诱着他。

 

就在我的力气即将用光的时候。

我看到他张开了他的嘴巴。

他准备吃掉我了!一口一口的吃掉我!

 

我在被他咬掉一口的时候发出了一声由心底而呼出的喟叹。

 

就在我激动的准备被他品尝第二口的时候。不知是哪里来的冲击,使我从他的手里飞出跌落在地。

 

我不明所以。虽然我的身体被摔的不是那么太完美了。但是我还是对我自身散发出的魅力与体香有着充足的自信。

 

但转眼我就看着那名红色头发的男孩被另外两个少年压在身下。在他们后方还跟过来一个黑发男生。

就见他从容而又带着一丝享受的伸手扒下了最上方一个米色头发男生的裤子并转手将他甩在了树杈上。

 

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也许我的命运到此就结束了吧。

 

就在我即将放弃的时候,我看到了他。

 

被那名黑发少年扔到树杈上的那条裤子!

我被他深深吸引,我从未见过那样坚韧的裤子。被挂在树上随风飘荡,牢牢的抓住了树干不掉落在地上,是的,我想我是喜欢上他了。

 

编不下去了,于是从此裤子和三明治便开始了他们幸福而又快乐的生活。

 

才没有,最后三明治被丢在了垃圾桶里而那条裤子最后又被穿了回去。

最后这块三明治被小野猫儿们分食了个干净。






ps:我知道这梗有点老了但是..。忍不住...。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你看到了真相,但是被蒙蔽了眼睛的人,却将你当作疯子。

                                 ——西子绪 《快穿之完美命运》

暗杀教室,最棒的老师。

以前在不会做梦的时候总会羡慕一些会做梦的人。
但是当真正做过一场梦之后却又开始羡慕起那些不会做梦的人了。